从省到市 云南18个单位如何肃清秦光荣流毒影响

俄羅斯十二世紀的史詩


伊戈爾等待著親愛的兄弟符塞伏洛德
而勇猛的野牛符塞伏洛德對他這樣說︰
“唯一的弟兄,
僅有的光明——
你,伊戈爾啊!
我們倆都是斯維雅托斯拉維奇。
我的兄弟啊,請奮起
自己快捷的戰馬,
而我的馬,卻早已在
庫爾斯克近郊披鞍待發。
而我的庫爾斯克人,都是有經驗的戰士︰
在號聲中誕生,
在頭盔下長大,
用長矛的利刃進餐,
他們認識道路,
他們熟悉山谷,
他們緊張起弓弦,
打開了箭囊.
磨快了馬刀;
他們縱馬奔馳,好比原野上的灰狼,
為自己尋求榮譽,為王公尋求榮光。

這時候伊戈爾踏上金鐙,
在曠野里開始趲行。
太陽用黑暗遮斷了他的道路;
夜向他轟鳴著大雷雨,並將鳥兒都驚醒
還響起了野獸的吼嘯;
梟妖蓬松起羽毛—一
吩咐那——未知的土地
伏爾加,
波莫列,
波甦列.
甦羅什,
柯爾松,
還有你.特穆托羅康的神像,全都快來傾听
于是波洛夫人在未修闢的道路上
奔向大頓河;
午夜里,他們的大車轔轔地喧嚷著,
好比一群被驚起的天鵝。
而伊戈爾率領著戰士奔向頓河!
要知道,鳥兒在橡樹上窺伺著
他的災禍;
豺狼在幽谷里嗥起
雷雨;
山j鷹尖聲地召喚野獸來餃取骨骸;
狐狸狂吠著那紅色的盾牌。

啊,俄羅斯的國土!你已落在崗丘的那邊了

幽略的長夜降臨了。
晚霞失去了光輝,
大霧遮沒了原野。
夜鶯的啼囀入睡了,
寒鴉的噪語已經甦醒。
俄羅斯人以紅色的盾牌遮斷了遼闊的原野
為自己尋求榮譽,為王公尋求光榮。

星期五的清晨
他們擊潰了邪惡的波洛夫的大軍.
像利箭一樣散布在原野上,
他們俘擄了波洛夫的美麗姑娘
還搶走她們的黃金,
綾羅綢緞
和名貴的繡錦。
用被單,
用斗篷,
用皮襖,
還有波洛夫人的各式各樣的珍珠寶物
在沼澤、泥擰的地方
他們開始鋪搭一座座的橋梁。
勇敢的斯維雅托斯拉維奇擄獲了——
一面紅色的軍旗.
一幅白色的旌幡.
一支紅色的權杖.
一根投色的矛桿!

奧列格的勇敢的後裔在原野里瞌睡沉沉
飛得多麼遙遠啊!
他生來原不是為了凌辱
蒼鷹.
白隼,
和你,黑色的烏鴉啊.
邪惡的波洛夫人!
戈扎克像灰狼似地奔跑,
而康恰克給他指引通向大頓河的道路。

第二天的清晨,
血的朝霞宣告了黎明,
黑色的烏雲從海上升起,
想要遮蔽四個太陽,
那藍色的閃電在烏雲中躍動。
巨大的雷聲將要轟響了!
大雨將像亂箭一樣從大頓河的對岸襲來!
在卡雅拉河上,
在大頓河旁邊,
這里長矛要斷了, .
那里砍在波洛夫人頭盔上的馬刀要鈍了!

俄羅斯的國土!你已落在崗丘的那邊了!
現在風,斯特里鮑格的子孫啊,正將一陣陣亂箭
從海上吹向伊戈爾的勇敢的軍隊。
大地鳴響著,
河水正濁濤滾滾地流,
飛法遮蓋了田野, ?
那些軍旗說︰
波洛夫人從頓河.
從海上涌來,
從四面八方包圍了俄羅斯的軍隊。
魔鬼的兒女們以吶喊隔斷了原野,
而勇敢的俄羅斯人用紅色的盾牌遮斷了原野。

勇敢的野牛符塞伏洛德!
你站在戰場上,
把利箭向敵軍紛紛射去,
用鋼劍劈擊他們的頭盔!
野牛啊,
你的金盔閃耀著,你跑向哪里,
哪里就有波洛夫人的邪惡的頭顱落地。
阿瓦爾人的頭盔也全被你鋒利的馬刀
砍碎了,勇猛的野牛符塞伏洛德!
弟兄們,對于這位忘記了榮譽和財富,
和車爾尼戈夫城中父親的黃金寶座,
和自己所嬌寵的、美麗的戈列葆甫娜的愛情與撫慰
的人,
那身上的創傷還算得了什麼?

度過了特羅揚的世紀,
又度過了雅羅斯拉夫的時代,
奧列格的、奧列格?斯維雅托斯拉維有的
那些遠征也都成了過去。

要知道,那奧列格用寶劍鑄成叛逆,
井將箭鏃播種在大地。
他在特穆托羅康城一踏上金鐙,
那昔日的大雅羅斯拉夫使听見叮叮的響聲,
而符塞伏洛德的兒子符拉季米爾啊,
每天早晨都在車爾尼戈夫堵起自己的耳朵。
豪語把鮑里斯?維雅契斯拉維奇
送上了法庭,
並因那對奧列格的凌辱,
它在卡尼納河上
為勇敢而年輕的王公錦上綠色的喪罩。
就從這卡雅拉河上,斯維稚托鮑爾克命令把自己的
父親
用匈牙利的溜蹄馬
運回基輔的聖?索菲亞教堂。
那時候,在奧列格?戈里斯拉維奇時代,
內訌的種子播下了,而且芽兒已在萌動。

達日吉鮑格的子孫的財富毀滅了;
人的生命在王公們的叛亂里縮短了。
那時候俄羅斯國土上很少听到農民們的喊叫
但烏鴉卻一面分啄著尸體,
一面呱呱地叫個不停,
而寒鴉也在傾談著自己的話語,
打算飛去尋找自己的獵物。

那是發生于往昔的戰斗和遠征中。
但像這樣的戰斗卻還不曾听見說!
從清早到夜晚, .
從夜晚到天明,
利箭紛飛著.
馬刀在頭盔上鏗鏗地砍,
鋼矛喀嚓喀嚓破裂著
在那不知名的原野,
在波洛夫的土地中間。
馬蹄下的黑土中撒滿了尸骨,
浸透了鮮血︰
憂愁的苗芽已在俄羅斯國土上長出。

黎明前,從遠方
那是什麼在朝我的耳邊叫囂,
那是什麼在朝我的耳旁鳴響?
伊戈爾在召回自己的軍隊,
因為他疼惜親愛的兄弟符塞伏洛德。
廝殺了一天,
又一天;
而在第三天的晌午,伊戈爾的軍旗紛紛倒落
這時弟兄二人在急湍的卡雅拉河岸分了手;
這時血酒不夠了,
這時勇敢的俄羅斯人結束了他們的灑宴︰
他們讓親家們痛飲.而自己
卻為俄羅斯國家犧牲了。
青草同情地低下頭來.
而樹木悲淒地垂向地面。

要知道,弟兄們,憂郁的時代來到了,
荒漠已經把軍隊掩蓋。
屈辱在達日吉鮑格子孫的軍隊中站起來
像一位少女,她踏上了特羅揚的國土,
用自己的天鵝的翅翼在頓河旁邊的
藍色的海上拍擊; ‘
水花四濺,她在排遣著大量的時光。
王公們抗擊邪惡人的斗爭停止了,
因為弟兄對弟兄說道︰
“這是我的,那也是我的。”
關于小的事情
王公們就說“這是大的”,
于是他們自己給自己制造了叛亂。
而那邪惡的人便節節勝利地、從四面八方
侵入俄羅斯的國土。

啊,那毆打鳥兒的蒼鷹飛遠了,——飛向迢迢的海濱!
伊戈爾的勇敢的軍隊再也不會甦醒!
卡爾娜和熱麗亞?對那犧牲的軍隊大聲呼喚著
用火角散布著熊熊的焰柱
在俄羅斯的國土上奔駐著。
俄羅斯的婦女們一面哭泣,—面悲訴
‘我們怎麼想也想不來、
怎麼盼也盼不到、
怎麼瞧也瞧不見
自己的那些親人,
而我們手里就沒有積攢下寸金分銀。”

弟兄們,基輔悲傷地呻吟起來,
而車爾尼戈夫也在沮喪地吟嘆了。
憂愁在俄羅斯國土上泛濫;
大量的悲哀在俄羅斯國土上奔流。
王公們自己給自己制造了叛亂,
而那邪惡的人,
節節勝利地侵襲著俄羅斯國土,
並且要征斂每戶一張松鼠皮的貢賦。

因為那兩個勇敢的斯維雅托斯拉維奇,
伊戈爾和符塞伏洛德,
已經以自己的不睦喚醒了詭譎的陰謀,
而他們的父親
威武的基輔大公原已以自己的威嚴
將這論調的陰謀粉碎
他用自己的雄師
和鋼劍把波洛夫人擊潰,
攻入了他們的疆土.
踏破了丘陵和山谷,
攪渾了江河和湖泊,
填干了激流和沼澤。
像一陣旋風,把邪惡的柯比雅克
從海灣、從波洛夫人那鋼鐵般的
大軍中攫奪過來︰
于是柯比雅克倒斃在基輔城、
在斯維雅托斯拉夫的武士殿。
這時德意志人和威尼斯人,
這時希臘人和捷克人
都在把斯維稚托斯拉夫歌頌,
都在譴責伊戈爾公,
他把財帛沉溺在波洛夫的卡雅拉河的河底
向里邊傾倒了俄羅斯的黃金。
這時,伊戈爾公翻下金色的馬鞍、
踏上奴隸的馬鐙。
城壘在垂頭喪氣,
而歡樂都已匿跡消蹤。

(魏荒弩譯)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