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眼狂奔的51信用卡难逃生死劫


《吉爾伽美什》是古巴比倫文學的最高成就,也是目前已知的世界文學中的第一部史詩。全詩長3000余行,刻在十二塊泥板上。《吉爾伽美什》雖然是世界上最早最古的英雄敘事詩,但這並不意味著它一定是最美的詩;毋寧說,在現代詩歌欣賞者的眼里,它還顯得十分淺陋。然而從世界名詩的角度來看,它卻處于當仁不讓的地位︰不了解它,就稱不上對世界名詩有真正的了解,正如要了解中國詩歌就須了解《詩經》一樣。


第一塊泥板


一(A)

此人見過萬物,足跡遍及天〔邊〕?;
他通曉﹝一切〕,嘗盡〔苦辣甜酸〕;
他和〔  〕一同〔  〕;
他將睿智〔  〕將一切〔  〕。
他已然〔獲得〕藏珍,看穿〔隱〕密,
洪水未至,他先帶來了訊息。
他跋涉千里,〔歸來時已是力盡〕筋疲,
他把一切艱辛全都〔刻〕上了碑石。
他修築起擁有環城?的烏魯克的城牆,
聖埃安那?神苑的寶庫也無非這樣︰
瞧那外壁吧,〔銅〕一般光亮;
瞧那內壁吧,任啥也比它不上。
跨進那門檻瞧瞧吧,是那麼古色古香;
到那伊什妲爾?居住的埃安那瞧瞧,
它無與倫比,任憑後代的哪家帝王!
登上烏魯克城牆,步行向前,
察一察那基石,驗一驗那些磚,
那磚豈不是烈火所煉!
那基石豈不是七〔賢〕?所奠!
      (以下約缺30行)


補 充(H”)

自從吉爾伽美什被創造出來(?)
大力神〔塑成了〕他的形態,
天神舍馬什?授予他〔俊美的面龐〕,
阿達特?賜給他堂堂豐采,
諸大神使吉爾伽美什姿容〔秀逸〕,
他有九〔指尺〕的寬胸,十一步尺的﹝身材〕!


二(A)

他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
他的身形〔
       (3—7行殘缺)
〔  〕如同野牛一般,高高的〔 〕,
他手執武器的氣概無人可比,
他的<鼓>,能使伙伴奮臂而起。
烏魯克的貴族在〔他們的屋〕里怨忿不已︰
“吉爾伽美什不給父親們保留兒子,
〔日日夜夜〕,他的殘暴從不斂息。

〔吉爾伽美什〕是擁有環城的烏魯克的保〔護人〕嗎?
這是〔我們的〕保護人嗎?〔(雖然)強悍、聰穎、秀逸〕!
〔吉爾伽美什不給母親們保留閨女〕,
〔即便是武〕士的女兒,〔貴族的愛妻〕!”
〔諸神听到〕他們申訴的委屈,
天上的諸神,烏魯克的城主,〔
“這頭強悍的野牛,不正是〔阿魯魯〕?創造的?
〔他手執武器的氣概〕無人可比,
他的<鼓>,能使伙伴奮臂而起。
吉爾伽美什不給父親們保留兒子,
日日夜夜,〔他的殘暴從不斂息〕。
他就是〔擁有環城〕的烏魯克的保護人嗎?
這是他們的保護人?〔
(雖然)強悍、聰穎、秀逸(?)〔
吉爾伽美什不〔給母親們〕保留閨女,
哪管是武士的女兒,貴族的愛妻!”
〔阿努〕听到了他們的申訴,
立刻把大神阿魯魯宣召︰“阿魯魯啊,這〔人〕本是你听創造,
現在你再仿造一個,敵得過〔吉爾伽美什〕的英豪,
讓他們去爭斗,使烏魯克安定,不受騷擾!”
阿魯魯聞听,心中暗自將阿努的神態摹描,
〔阿〕魯魯洗了手,取了泥,投擲在地,
她〔用土〕把雄偉的恩奇都創造。
他從尼努爾塔?那里汲取了氣力,
他混身是毛,頭發象婦女,跟尼沙巴?一樣<卷曲得如同浪濤>,
他不認人,沒有家,一身甦母堪?似的衣著。
他跟羚羊一同吃草,
他和野獸挨肩擦背,同聚在飲水池塘,
他和牲畜共處,見了水就眉開眼笑。
一位獵人,常在這一帶埋設套索,
在飲水池塘跟他遇到,
〔一〕天,兩天,三天都是在池塘(跟他遇到)。
獵人望望他,他臉色僵冷,
他?回窩也和野獸結伴同道。
獵人(嚇得)顫抖,不敢稍作聲息,
他滿臉愁雲,心中〔煩惱〕。
恐怖〔鑽進了〕他的心底,
仿佛〔僕僕風塵的遠客〕滿臉〔疲勞〕。


三 (A)

獵人開口〔對其父〕言道︰
“父親啊,〔打深山〕采了個男妖。
〔普天之下數他〕強悍,
力氣〔可與阿努的精靈較量低高〕。
他〔總是〕在山里游逛,
他(總是)和野獸一同吃草,
他〔總是〕在池塘〔浸泡〕雙腳。
我〔害怕〕,不敢向他跟前靠,
〔我(?)〕挖好的陷阱被他〔填平〕,
我〔設下的〕套索被他(扯掉)。
他使獸類、野物〔都從我手中逃脫〕,
我野外的營生遭到〔他的干擾〕。”
〔其父開口〕向獵〔人〕授計︰
“(我的兒呀),烏魯克〔住著〕個吉爾伽美什,
他的強大〔天下無敵〕,
他有(阿努的精靈)那般的力氣。
〔去吧〕,你動身〔往烏魯克〕去!
〔到那里講講〕那人的(威力)。
〔去跟他討一名神妓?〕領到此地,
〔用更強的〕魅力〔將他降制〕。
趁﹝他給野獸〕在池塘(飲水〕,
讓〔神妓脫光〕衣服,〔展示出〕女人的魅力。
他〔見了〕女人,便會〔跟〕她親昵,
山野里(成性的)獸類就會將他離棄。”
〔聆听了〕父親的主意,
獵人便動身去找〔吉爾伽美什〕。
他啟程,到了烏魯克︰
“〔  〕吉爾伽美什!〔
有個人妖〔來自山里〕。
普天之下(數)他強悍,
〔他力氣之大〕可與阿努的精靈相比。
他(總是)在山里游逛,
他總是和野獸一同〔吃草〕,
他總是在池塘〔浸泡〕雙腳,
我害怕,不敢向他跟前靠。
〔我(?)〕挖好的陷阱被他填平,
〔我設下的〕套索被他扯掉,
他使獸類和〔野物〕都從我手中逃脫,
我野外的營生遭到他的干擾。”
吉爾伽美什對獵人說︰
“去吧,我的獵人,把神妓領去!
趁〔他〕在池塘給野獸飲水,
讓神妓脫光衣服,展〔示出〕女人的魅力。
見了女人他就會跟她親昵,
山野里成性的獸類就會將他離棄。”
獵人領了神妓,
他們起身,照直走去。
三天頭上他們來到預定的地點,
獵人和神妓便各自在暗處隱蔽。
一天,兩天,他們坐在池塘的一隅,
喝水的野獸都到池塘來聚集。


四 (A)

野獸走近了,見了水就歡喜在心。
只見恩奇都——那山里來的野人,
和羚羊同把草吃,
和野獸同把水飲,
他也和動物一樣,見水就親。
神妓瞧見了(這個)莽漢,
就是(那個)來自遐荒的野人。
“是他!神妓啊,快袒露你那胸襟!
      (以下9—20行由中譯者刪去)
六天七夜他與神妓共處,
她那豐肌潤膚使他心滿意足,
他抬頭望了望野地的動物。
羚羊看見他轉身就跑,
那些動物也都紛紛躲開了恩奇都。恩奇都很驚訝,
他覺得肢體僵板,
眼看著野獸走盡,他卻雙腿失靈,邁不開步。
恩奇都變弱了,不再那麼敏捷,
但是〔如今〕他卻有了智〔慧〕,開闊了思路。
他返回來〔  〕坐〔在〕神妓的腳邊,
望著神妓的臉,
並且聆听著她的語言。
神妓對恩奇都說︰
“恩奇都啊,你是個〔聰〕明人,如同天神一般,
何必跟野獸在荒野游玩。
走吧,我領你到那擁有環城的烏魯克去,
去到阿努和伊什妲爾居住的神殿;
去到那吉爾伽美什仗恃他的膂力,
像野牛一般統治人們的地點。”
如此這般一說,她的話有了效果,
他滿心歡喜,正希望有人做伴。
恩奇都便對神妓說;
“走吧,神妓!听你的便,
去到阿努和伊什妲爾居住的神殿,
去到吉爾伽美什仗恃努力,
像頭野牛統治人們的地點。
我要向他挑戰,並且(對他)高聲地喊。


五 (A)

“‘唯有我最強大’,我〔要〕在烏魯克如此叫喊︰
‘〔我〕連命運也能改變!
生在原野的〔人無比強〕健。’”
“〔那麼走吧!為了使他〕和你〔見面〕,
(我把吉爾伽美什的住處向你指點。)
〔走吧,〕恩奇都!到那擁有環城的烏魯克(去),
到那穿著祭服的人們中間,
(那里每)天,都舉行祭典,
那里〔  〕小伙子們〔
還有神〔妓  〕姿態的(
為魅力所誘(引)而神怡心歡,
他們把大〔車往大路〕上〔趕〕。
熱愛生活的恩奇都啊,
讓你瞧瞧吉爾伽美什那個快活的好漢!
你瞧瞧他,瞧他那儀表,
大丈夫氣概,精力飽滿,
他渾身都是誘人的〔魅〕力,
他比你力氣更強健,
白天夜晚他都不休不眠。
恩奇都啊,要丟掉你的傲慢,
舍馬什給予吉爾伽美什的厚愛,
阿努、恩利爾,還有埃阿把他的智慧增添。
說不定你從山野到此以前,
吉爾伽美什早就在烏魯克把你夢見。”
              趙樂牲譯
 ?這部史詩的開頭用的是“Sa naqba imuru”,因而曾
被命名為《見過萬物的人》。最初四行因缺損較多,各家
解釋也不同。海德爾(A. Heidel) 將最初兩行譯作“見過
一切的人,跟他學吧!啊,我的國土喲!知道萬國的人,
讓我贊頌你吧!”本書依據斯派薩(E.A.Speiser)的英譯,
肖特(A. Schott)的德譯,昆特諾(G.Contenau)的法譯等。
 ?“擁有環城”是加在烏魯克之前的修飾語。
 ?烏魯克的一部分,是獻給阿努和伊什妲爾二神的。此
二神在甦美爾是安和伊南那,相當于主神及其女兒。
 ?美與戰爭的女神,也是自然界生殖力的女神。關于她
的神話傳說頗多。
 ?有“七賢”給上古美索布達米亞的七個城市帶來文明
的傳說。
 ?太陽神。
 ?掌管天氣的神,或稱哈達德。
 ?掌管創造的女神。
 ?起初稱為尼恩吉魯斯神,是戰士、戰爭的神。
 ?五谷之神。
 ?家畜之神。
 ?指恩奇都。(harimtu samhat)是古巴比倫
 ?原文意為“聖化的娼婦”(harimtu samhat),是古巴
比倫神廟中從事賣淫的女巫,其收入歸神廟所有。


首頁